xwzm

风青杨:“朝阳群众”为何让人如此紧张?

“朝阳群众”为何让人如此紧张?

风青杨  文  

 

最近网上最火的一个词恐怕是“朝阳群众”了。为何?微博上有个很火的段子:“房袓名是朝阳区群众举报;黄海波是朝阳区群众举报;宁财神是朝阳区群众举报;王学兵是朝阳区群众举报;李代沫尹相杰高虎薛蛮子都是朝阳区群众举报。世界五大王牌情报组织:CIA(美国中情局),KGB(前苏联克格勃),MOSSAD(以色列摩萨德),MI6(英国军情六处), BJCYQZ(中国北京朝阳区群众)!

 

近年来,明星犯事多在朝阳,且大部分是遭群众举报。群众广大无边,神出鬼没,可也有迹可循。俗话说,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。有媒体粗略统计了一下:“从2014年开始,朝阳区几乎包揽大部分的“毒星”。李代沫、张元、宁财神、张耀扬、何盛东、高虎、尹相杰先后加盟朝阳吸毒明星联队,今年又新增王学兵、张博两位强援。此外,在朝阳吸毒联队的替补席上,还坐着从朝阳嫖娼联队借调来的外援薛蛮子、黄海波和王全安。”这让不少网友在微博上“紧张”:“哎呀,@北京朝阳群众 关注我了,好紧张!幸亏我不吸毒也不嫖娼!”也有人为之点赞称:“北京朝阳区群众为大片《监狱风云》演员海选工作操碎了心!”

 

但也有人质疑“群众举报”的真实性。如著名评论人@五岳散人就在微博上说:“咱不说嫖娼这事儿到底有没有、针对谁,只说这个群众举报。话说咱国人这个尿性,要说楼凤有人举报我信,打扰别人正常生活了嘛。要说酒店里叫小姐有热心观众举报,打死谁我都不信。出门在外谁闲的干这个?多少酒店床头都有印好的酒店里的按摩电话。线人就说线人,别把这个栽到群众头上,群众没这么下作。”

 

当然,也有媒体反驳这种观点称:“即使明星没有身边人的举报,也很难逃脱群众们的火眼金睛。北京群众的政治觉悟是有目共睹的,跟北京司机聊天就知道。戴着红袖箍的北京大爷大妈们自带LBS功能,能够知晓其方圆一公里内的超市、菜市场、公厕等一系列地理信息,当然也包括住户信息,附近的明星更是关注焦点。谁结婚了、谁怀孕了、谁打官司了,他们无所不知无所不晓,并且将信息储存在北京大爷大妈云概念上的信息共享系统,供其他地方的大爷大妈们共享。”

 

这让人不由得想起了文革期间,“群众举报”的威力。在那个连跟亲近的人都不能讲真话的时代,父子、夫妻、兄弟姐妹互相出卖是很普遍的现象。在那样的道德环境下,即使幼稚的中、小学生也是很有心计。想象一下,你说每一句话都要小心谨谨,除非你不说话。因为当时在一些机关单位,有的人整天怀揣小本子,谁若讲了一句有毛病可挑的话,他一转脸,便掏出小本子,将其记下,某某于某日讲了什么话,有谁在场,记得一清二楚,然后向上级告密。有的告密者故意发两句关于上级或时事的牢骚,以“抛砖引玉”,等别人顺着他的话题,发表议论,告密者便把他所说的话记下,向上司邀功请赏。

 

总之,文革中互相伤害的成本非常低,非常非常低。开国元勋可以被当街武斗,凌辱致死,因为他们是叛徒内奸;学生可以公然强奸女老师,因为她是资本主义的走狗;邻居间可以检举揭发对方侮辱领袖,没有任何证据就可以被相信。下克上,欺凌弱小,践踏规则,无视道德,这是人写在基因里的本恶。人们似乎就忘记了,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扇门,门的另一端,是路西法罪恶的灵魂。著名的路西法效应中,文质彬彬的大学生,很快就走向堕落。

 

也许,人们是有互相伤害的倾向的,只不过在这个发达的文明社会,因为法律、道德、实名制度,相互伤害的成本十分高昂。当然,人性也是禁不起考验的,只有用法律与道德进行约束。不论是他们是“朝阳群众”还是“长沙群众”。

 

 

版权声明

网络转载务必标明作者并给出原文链接,报纸杂志用稿需微博私信取得授权。侵权必究法律责任!


评论